當前位置: 首頁>書庫>書籍閱讀> 元神天尊

正文   第5章 委任

書名:元神天尊   作者:執筆人  本章字數:2038  更新時間:2019年09月02日 21:23

永安神將本來要發問的語句滯在了嗓子眼里,心中更沒來由的升起一股子顫抖。

當下通幽初境,南宮鴻自然難與他為敵。

但是,這是一種什么資質?

難說,畢竟就連高坐龍椅的那位虛鼎大帝,也不曾有過這樣,一刻之內連破三境,開元直達通幽的表現。

仿佛視若修煉天塹如無物!

“你……很好!”

永安神將沉重的發聲,一時間心念急轉,出聲道:“此等修為,少年中已執牛耳,我封你去圣都天罡府,做從四品天罡府都尉,帶著鬼宮的人,直接去上任吧。”

二十年寒霜無人問津,一朝在賜元廣場天下揚名。

大多少年,都是來討個封賞。如果這兩月來表現的突出,就很有可能留下,為圣都辦事,即便是不能,降級處理,依然是樸素人一輩子都打不到的高度。

比如,從四品天罡府都護。

天罡府乃是圣都掌管修煉器物、法器的一個機構,制式法器的流入流出,都歸這邊管,一旦與法器沾邊,按理可以徹查大帝之下所有機構。權利很大。

然而永安神將話音落下之后,周遭的竊竊私語之聲卻繁雜了。

天罡府之設立,全憑一個叫做袁天罡的人所管轄,此人領爵位縉云候,天罡府府主正二品職位,修為與永安神將這等朝中翹楚相比分毫不差。

但據說,這位的脾氣不怎么好。

除了心腹干將,進入天罡府的外人,多是討個閉門羹。

除了皇帝封賜之外,誰推薦都不理。

雖然圣都大典不同以往,袁天罡不至于趕走他,但是即便進去,應該也不會太好受的。

南宮鴻領命退了下來,剛到了白綾旁邊,她咬牙切齒道:“這個永安神將安的什么心?竟然讓你去天罡府做事,那不是吃力不討好嗎?”

正牢騷著,永安神將繼續道:“白綾,你們鬼宮的人,就都去天罡府吧。”

“額……”

南宮鴻淡淡一笑,出聲道:“走了。”

“不看一下別人的封位,了解一下我們未來的同僚?”白綾輕聲道。

“沒必要。”

南宮鴻搖頭,在眾人側目中,緩緩走出了廣場。

永安神將盯著南宮鴻的背影看了許久,最終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,心道:此子傲氣太盛,留不得。

與此同時隨口出聲道:“蕭鼎,任四品禁軍校尉……”

…… ……

南宮鴻和白綾等三人出門之后,便馬不停蹄的朝著天罡府趕去。南宮鴻步履平穩,但走的很快,像是在趕路似的,白綾追在后面,不禁道:“喂,你這人,怎么像是趕著送命一樣,又不是啥好差事,劃個水不行嗎?”

出言功夫,南宮鴻站定。

白綾眼中浮現一絲喜色,出聲道:“要不我們去圣都廣豐樓,看風景去!”

“不對,天罡府是掌管法器的,怎么算,也和廣云王王府沒什么糾葛。要查探,頗費功夫,我得重新回去討一個職責。”

聽南宮鴻默念,白綾當即驚訝,道:“你敢朝著永安神將討官?命不要了?”

白綾口上力氣大,要讓她跟永安神將這種人作對,不太可能。

但說話期間,南宮鴻已經轉首朝著廣場內去了。

“喂,你等等我!”

再次來到廣場,剛進來,就引起不少人的側目圍觀。此時七宗的弟子大多都已經離開,永安王也瞧見南宮鴻重新走進廣場,淡然出聲道:“你怎么又回來了?”

南宮鴻當即拱手,出聲道:“神將大人,我不想去天罡府。”

他的聲音平靜而淡定,但整個廣場都出現一股倒吸涼氣的聲音,永安神將微愣,目光變得肅殺了起來。

圣都有三大神將,其中永安神將穩坐第一的位置,修為通玄,極近造化。同時也是大帝身邊位極人臣為數不多的幾個之一。

就算是皇子,也不敢忤逆他。

此時廣場聽封,竟然還敢說個“不想”。

“恐怕是打聽到天罡府是個多么兇險的地方,退避了!”

“對,袁大人殺人不眨眼呀!”

“看來這位天才,也不是膽大的人。”

竊竊私語之聲連成一片,約莫都是說他不敢去天罡府做事這樣子。同時高坐的永安神將也做這樣的想法。

一股肅殺的氣勢從他身上涌出,整個廣場都一片涼意。

置身當中的南宮鴻,猶如身帶枷鎖,靠的最近的白綾,直接一口血從嘴里噴了出來。

氣勢之下,南宮鴻渾身的衣衫開始有割裂崩碎的痕跡,是這位神將的劍意。同時,也出現一道道血痕。

“南宮鴻,你若是自恃天才,在本將前面放肆,可別怪我直接殺你!”

聲音雖然淡然,但是肅殺之音,直徹心魂。

“請神將大人聽了,在殺我,不遲。”

南宮鴻的表現,也很平靜。

這就值得再次表揚。

在永安神將的氣勢之下不被嚇得屁滾尿流,這可以吹一輩子。

聞言的永安神將眉頭微微一蹙,氣勢卻并沒有半分消減,出聲道:“聽?好,那我就聽聽,你是覺得,我委你去天罡府是徇私枉法?你修為執少年一輩牛耳,天罡府這種難些的地方,適合你。”

“更何況,即便本將就是對你這種少年小輩徇私枉法,你又能將我如何呢?”

南宮鴻拱手,出聲道:“不,神將大人,我并不覺得有這種問題。只是,我覺得閻羅司的身份,更適合我一些。”

“我想去做,閻羅司無常。”

南宮鴻的聲音平靜。

神將沒有收起氣勢,所以這句話落定,眾人只感覺旁邊,冷熱不定,變幻莫測。顯然,就連這位堂堂神將大人,也驚了。

盯著南宮鴻,永安神將很是不解。

讓他去天罡府,固然有教訓一下他的意思。

在天元閣挨劍不跪,在賜元廣場三步通幽,都挺氣人的。

可是,他為何求死?

挨劍之后再入鬼宮接受傳承,此時襤褸的南宮鴻內身,傷痕已然觸目驚心。即便有些結疤,也難掩猙獰。

永安神將一劍猶在,鬼宮噬心之苦尚存,還趕著去閻羅司接受審判?

一股寒風颯颯。

十一月初的第一場大雪,遠遠卷來。


(←快捷鍵) 上一章 返回目錄 (快捷鍵→)
游戲二維碼

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

iOS下載 安卓下載

返回頂部

am8亚美 - 亚美ag旗舰下载